军界神话 1960年开国上将被赶出军界

  • 时间:
  • 浏览:191

  首页
打开新窗口军界神话 1960年开国大将被赶出军界 1959年7月庐山会议,彭德怀以忧国忧民之心,经过正常途径给中共中心主席毛泽东的一封信,导致这位功勋卓著的共和国元帅遭到过错批评。一年前彭德怀掌管了对粟裕、萧克等人的批评,转眼之间自...

  

 

   1959年7月庐山会议,彭德怀以忧国忧民之心,经过正常途径给中共中心主席毛泽东的一封信,导致这位功勋卓著的共和国元帅遭到过错批评。一年前彭德怀掌管了对粟裕、萧克等人的批评,转眼之间自己成了奋斗的焦点。

   这次批彭德怀、黄克诚与前次批粟裕、萧克有所不同的是,前次基本上仍是就事论事,主要在粟裕的“傲慢不尊”(诬指粟裕对彭总和国防部有所不尊的言行)和萧克的“死板教条”上做文章,这次批彭、黄,气氛更严峻、火焰更高、气势更猛,毛泽东盛怒之情溢于言表。军委扩大会议在清晰他们有一个“反党集团”和“军事沙龙”后,对他们其时的“反党罪过”和二三十年前的“前史旧账”逐个历数,是算“总账”性质,直指身为国防部部长的彭德怀和总参谋长的黄克诚形同“父子关系”,彭德怀、黄克诚、邓华、洪学智、万毅等人有一个“军事沙龙”,他们“反党篡军”,“具有反党、反公民、反社会主义性质”。在这场奋斗中,被指“包庇彭、黄”“和稀泥”的朱德元帅也遭到非难,并被逼作了反省;吴信泉中将、李雪三中将等人因对这种批斗会议消沉缄默沉静、缄口不言,亦遭到责备、牵连。

  元帅中排名前两位的解放军正、副总司令朱德、彭德怀,被会议点名批评,并作出反省,这在公民解放军军史上仍是第一次。

   “人家奋斗我,我受得住。你斗就斗,只需不开除党籍,不杀头就行。便是免职、开除党籍,我还能够参加劳动。”彭德怀自知这场批斗后果严重,终究意图是要把他完全搞臭。1959年8月至9月的军委扩大会议之后,被吊销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长、中共中心军委委员职务的彭德怀,被安排到中心党校学习。彭德怀上交了元帅服等物品,搬出中南海永福堂,来到北京西郊的挂甲屯。几年后,彭德怀到成都担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排名第三的副主任,分担煤炭、天然气作业。

   黄克诚,被吊销中心书记处书记、中心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职务,在家赋闲六年后,于1965年8月到山西省任排名第九的副省长,由行政四级降为六级。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上的两位得力战将邓华大将、洪学智大将,随之一起遭殃。邓华被免除沈阳军区司令员职务,他自己想去军事院校学习,未被答应。被免除军职的邓华还想进军事院校当一名学生学习军事的希望,看来仍是单纯了。由于刚刚顶替彭德怀掌管军委作业的林彪现已说了,没有职位的邓华留在戎行,也是风险的。

  。

   所以邓华转业,但住在北京也不可能。1960年6月4日,邓华转业到四川任副省长,分担农机作业。说话时,四川省委第一书记李井泉要邓华多同省委分担农业的廖志高书记和省委常委、农机厅厅长苗逢澍联络。“听到这儿,邓华的心马上沉了下来:名义上分担农机作业,实际上大政方针由省委农业书记管,具体作业由既是省委常委又是农机厅党组书记的农机厅长管,自己的职位岂不是形同虚设?打入‘另册’的悲痛就在这儿。”邓华让夫人李玉芝把军服送到洗染店悉数染成黑色,以此离别征战了31年的军界,其痛楚的心境可想而知。

   庐山会议之后,总后勤部部长洪学智也被逐出戎行,下放到吉林省任农机厅厅长,比邓华的“副省级”还低一级。洪学智亦是正直、正义感十足之人。他不认同对彭德怀“里通外国”的指控,说:彭总又不会外语,拜访东欧都有翻译和伴随人员在场,怎么会里通外国呢?由于对批彭持有异议,洪学智直接被送到冰冷的关外,脱掉戎衣,降至厅级。

   对“人有多斗胆、地有多大产”不认同的万毅中将,也由于附和彭德怀的一些观点,而被指为“彭德怀的狗腿子”,遭到批评免职,被免除国防科委副主任职务,送到陕西,先在建委,后在林业厅任副厅长。在北京军委扩大会议上看到黄克诚遭人诬害,仅是少将军衔的北京军区参谋长钟伟,在数以百计的高档将帅面前挺身而出,说出前史本相,气势震慑全场。更令人震惊的是,钟伟当场明言:你们不是在逼彭总告知“军事沙龙”的成员吗?算我一个吧,也把我拉去枪决吧!

   成果,铁骨铮铮的钟伟当场被押解进场,赶出戎行,到安徽任农业厅副厅长,后又被扣上“诡计策划反革命装备暴动”的罪名,入狱五年。

   彭德怀、黄克诚、邓华、洪学智、万毅、钟伟,元帅、大将、大将、中将、少将五个军衔的六个人,都被逐出戎行。庐山会议之后,三军掀起确定和整理“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活动,三军范围内,短短三个月内(到1959年11月底),因“彭案”而被划分为“右倾机会主义分子”者就达1848人。

  “文革”之中,彭、黄、邓、洪、万、钟六人又都遭到批斗、糟蹋、虐待。

  

 

 

猜你喜欢